《不哭、不哭,眼淚是珍珠》 | 崴爺


小時候,因為崴爺的媽媽是從泰國嫁來台灣,有些鄰居會私底下「笑」媽媽是「泰國新娘」。
那時候的泰國,沒有現在富有進步,一般台灣人的觀念裡,「泰國新娘」大都是為了「錢」才會嫁來台灣;所以,媽媽就這樣被鄰居貼上了這樣的標籤。
鄰居幾個三姑六婆,可能吃飽太閒,生活中想要找點「樂子」,常找崴媽的麻煩。
有次,媽媽在家門口洗衣服,幾個鄰居的小孩把球丟了過來,媽媽把球丟還給他們;後來,他們又故意的把球朝媽媽丟;媽媽甚麼也沒說,就把球「沒收」了起來。
幾個小鬼回去討救兵,把那幾個三姑六婆找了過來,然後罵了媽媽一頓。
國小四年級的崴爺,小俗辣一枚,面對這樣的局面,竟然只會自顧自地站在旁邊,邊看邊哭。
那天晚上,崴爸知道了這事,狠狠地扁了崴爺一頓。
還大聲地訓斥我:「哭,有什麼用啊!你應該保護你媽,揍他們一頓!男孩子的眼淚這麼不值錢。」
「沒有理由、不能流淚」,崴爸就是這樣鐵血的「漢子」,他也是用這種方式在教育我。

【哭,也哭不回公平正義;眼淚,也沒辦法保護自己、保護家人。】
當崴爺明白「眼淚」是無濟於事的東西,從那時到現在,就沒有因為被欺負,再哭過。
我應該多念點書、訓練口才,才能把那些三姑六婆訓一頓;我應該練得孔武有力、肌肉發達(像館長一樣),讓她們連過來的勇氣都沒有;我應該要很會賺錢,讓她們只有羨慕的份,收回鄙視。
崴爺知道,年輕的你還有妳啊,可能正被人欺負、正受著委屈,但眼淚只是「自艾自憐」的玩意,想要「改變局面」、「保護重要的人」的方法,就是強大自己。
「不哭、不哭,眼淚是珍珠」,只有在感動、開心的時候,才值得你讓眼淚流下。

我要留言